公关之家

天下公关一家人

人生不止眼前的枸杞,还有远方的朋克养生产业链

来源:麻酱 | | 话题营销 |

2985

0

0

  | 公关之家    作者:发条褐

 

引言:人生不止眼前的枸杞,还有远方的朋克养生产业链。

 

朋克养生,有别于传统养生方式的新形态,指的是一种作死一边自救的养生方式。

诸如用最贵的眼霜,熬最贵的夜;啤酒里加枸杞,可乐里加党参。

朋克代表的是叛逆、硬核、放飞自我、无所畏惧、自由自在,朋克是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养生一词似乎与朋克产生不了什么联系,养生是中老年人的专利,然而在这个万物皆可混搭的年代,这两件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碰在了一起,“朋克养生”应运而生。

90后作为养生群体的“后起之秀”正在逐渐壮大,令人一头雾水的90后迷幻朋克养生法,代表产品养生枸杞水让人摸不着头脑,看不出任何养生之道。

人生不止眼前的枸杞,还有远方的朋克养生产业链。

 

朋克养生背后的养生泛化焦虑

朋克养生的主体,第一批90后即将步入而立之年,开始结婚生子,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身体各部分机能的警告都在提醒年轻人要注意身体。

朋克养生法表面上看是在养生,寻觅保健大法,随身带保温瓶,按时作息,日常讨论养身之道,实际上朋克养生更多的是一种口号上的叫嚣。

归根结底,是因为当代年轻人还不需要有限的养生来修补尚且能活蹦乱跳的身体,但是却需要仪式感来缓解养生的泛化焦虑。于是朋克养生产业链这一没有那么迫切需求的产业便应运而生。

朋克养生需求滋生产业,在这个智能又贴心的时代,商家们已经事先帮人们想好了如何朋克养生,似乎人们不用再费什么心思,就可以轻松践行健康的生活方式。

朋克养生的宽泛健康问题都被精明的商家细分成一个个可以在APP上打卡计量的具体数值,今天有没有走完一万步?今天身体吸取了多少热量?晚上能不能在12点前睡觉?早上能不能坚持晨跑?

打卡计量的朋克养生方式,一切都看似很“完美”,但是忙于打卡的同时,人们又陷入了另一种困境,在五花八门的形式标准间奔波。

每晚入睡前收到微信运动一天的步数提示,某种程度上给人一种感觉“我在过一种健康的生活”的错觉。

 

混沌健康学下的诞生的“朋克养生”

中国人“混沌”健康学之下,诞生了一部分怀疑主义者,他们不信任“养生朋克”这个事情,觉得是一种安慰剂效应,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朋克养生”跟传统养生不可混为一谈。

“混沌”健康学模糊的概念化背后是中国人一贯擅长于自我心理安慰的寄托,办了健身卡就当自己健身过,吃了“有机”食物就当自己真的健康了。

“我在过一种健康的生活”、“我能掌握自己的身体”这两句话语的力量是巨大的,以至于养生的人们常常忘记了,追求健康的生活方式到底是为了什么。

标准化导向的精准结果,遵守规则前提是要了解各种标准背后的意义,而不是为了打卡而打卡。

但是在当代快速发展的社会中,习惯手机运作的城市人很难通过自身的主观感受来评判自己的身体和生活方式,只能将评判的权利让渡给各种APP推送给他们的体重、每日基础代谢率、消耗卡路里、行走步数这些客观数据。

人们在各种客观数据中乐此不疲,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人们很容易被APP的社交功能所引导,在不知不觉中与他人进行比较。

转发运动报告,截屏运动状态,对比各种性能和参数,拍摄运动日常,打卡健身房,已经成为年轻人之间的一种时尚。

讨论今天谁的微信步数第一,谁的微信步数状态获得的点赞数最多,都已经成为微信运动中的社交日常,万能的淘宝甚至还有专门的“微信运动刷步器”。

在这种朋克养生社交场景里,人们终究没有办法做到完美数据,因为人不是机器,不可能将各种参数调试至完美。

 

朋克养生现象下蕴含了深层次的“社畜”集体无意识表达

对于即将被生活吞噬、自嘲为90后的“社畜”,身体就是他们能够支配能够控制的全部资产,既然控制不了外部世界的糟心事,所以希冀通过管理自己的身体来保有自己内在的精神小世界。

头顶“996”工作制度的压力,“社畜”们不得不承受被资本剥削的遭际,前有“死在沙滩上”的社会弱者以亲身体验警示。

低欲望经济时代,父辈经济高速发展的神话已经日渐远去,在当今这个时代,奋斗一词已经不再回报划等号了。不敢奢望资本家的游戏,只能把更多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对于“朋克一族”来说,投资自身才是自我价值实现的最正确道路,最容易把握、回报最有价值的安全选择。

恋爱降级年代,真心难免被爱情辜负,赚钱之路艰难险阻,残酷的现实地鞭打着当代年轻人。被生活磨砺的人们只好寄希望于自身身上,唯有身体是自己的,也只有自己才会爱惜自己。

当曾经的“祖国的花朵”如今也作为劳动者进入残酷的社会,被剥削被利用的感受就越来越深刻,生活重压之下,“社畜”们对身体的重视也日益迫切。

女生们在往脸上抹最贵的化妆品,男生们在健身房拼命流汗,这个时代的年轻男女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最大化。

所以朋克养生现象之下透露出一种当代年轻人的无奈,蕴含了深层处的“社畜”群体的无意识表达:即使我们的时间和身体被工作占据,但是我们还是要夺回被控制的身体,要保护被损耗的身体。

 

朋克养生现象一定是中年危机使然吗?

2017年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黑豹乐队30周年本色演唱会”,走红的竟然是一个保温杯,黑豹乐队鼓手赵明义端着保温杯的图片在网络上迅速走红。

采访黑豹乐队的摄影师发文感叹:“不可想象啊!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保温杯走红”事件能够迅速发酵,是因为在公众的认知里,乐队成员都是长发披肩的铁汉形象,铁汉养生,听起来就很朋克养生。

大量的商家盯上了“保温杯事件”这个领域。

“保温杯走红”事件之后不久,照片中的保温杯品牌方虎牌保温杯即宣布,将冠名黑豹30周年的演唱会,获得黑豹乐队未来两年巡回演唱会衍生品的开发权,将联合第三方商家设计、生产、销售相关衍生品并进行宣传推广

阿里影业旗下授权宝和虎牌保温杯,生产一款黑豹定制款保温杯,很多淘宝大学的商家也在提问怎么迎合“保温杯”事件的热度进行事件营销

纷繁复杂的网络环境每天可以生产出各种各样的事件,“保温杯走红”事件是朋克养生形成产业链的标志事件,“上台面”事件,还有无数没有“上台面”的商家在暗处揣着一股劲,就等这波风潮迎合上时代的风口。

 

养生朋克产业链下的“有机”赛道

据数据显示,中国在2012年到2016年间的有机食物消费量维持了两位数的年增长率。

健康生机饮食风潮背后,是中国人的“混沌”健康学,即使不知道“有机”的相关知识,并不了解这个词语背后的复杂概念,但是依旧相信“有机”代表着健康和安全。

“有机”终归只是个模糊的概念,人们往往都只将它理解为“高价”蔬菜。通俗来说,“有机农业”指的是不适用农药化肥等物质,完全遵循自然规律的农业生产方式。有机农产品,加上成熟的电商体系和配套的物流体系,年轻农夫加持“有机”赛道不是一时兴起。

探寻“有机”蔬菜种植的办法,不作工业化的同谋,现代“有机”实践者颇有些嬉皮士的探险精神。

“有机”浪潮始于嬉皮士运动,嬉皮士们寄托于农场自救。回到农村去、合作企业、替代性能源、新闻自由运动和有机农业在嬉皮士运动初期开始时都收到青睐。和现在喊着“逃离北上广深”的年轻人一样,1960年代的嬉皮士不信任资本主义和工业体系,认为快餐文化是农药、除草剂与环境破坏的代名词。

反其道而行,在品味和选择上格外突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是嬉皮士们的精神标签,在此精神标签下,第一批嬉皮士厌恶当时的连锁超市,其中一位有想法和执行力的小伙John Mackey创办了如今美国最大的有机超市Whole Foods,全食超市最初的消费人群设定就是嬉皮士,不兜售肉类、糖与咖啡更是带来了一场所谓的嬉皮士与商业的“共鸣”。

“有机”概念的出现,不得不说是嬉皮士们的推动下的一场反工业化运动。

食文化觉醒,中国年轻人更加注重健康饮食。成长于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时代,不缺少防腐剂和添加剂环境中的中国年轻人,对工业化食物反感。

消费者清楚地知道当他选择“有机”食物或者是“有机”餐厅时,就已经与“美味”二字绝缘了,“有机”食物链兜售的是“健康”二字。

“有机”变成一种新的流行趋势,“有机”、“健康”也成为了连接土地与社群之间的纽带。不仅仅是提供新鲜健康食材的场所,也是在人与人分享之上关于土地的收货,成为连接土地与社群之间的纽带。

 

结语:朋克养生产业链尽管看上去还不成气候,看起来只是一种社会时常会出现的焦虑噱头,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养生、健康一定会成为社会的新时尚。


转载本站文章须经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版权所有:深圳宏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粤ICP备180826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