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月,一直处在风口浪尖上的贾跃亭和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有了新消息:3月26号上午,互联网企业第九城市已经通过旗下子公司与法拉第未来公司签定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汽车。

这意味着已经在美国长达近两年(2017年7月离开中国)之久的贾跃亭要重新拥抱故土,而且这一次,贾跃亭在资本市场上拉来了40亿人民币量级的资金,踌躇满志的贾跃亭“借鸡生蛋”的故事又出了续集。(毕竟在这之前,融创和恒大的高调“买单”没能让贾跃亭的造车大戏上演完美结局。)

4月3号,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旗下电视业务乐融致新预计的资产评估结果不足35亿元,而在上市公司版权等相关无形资产方面,更是不足10亿元。同时乐视网也表示,假若经过审计后,子公司收益中归属于母公司部分的净资产为负,公司的股票将会被强制终止上市。

乐视网真的要退市?贾跃亭和贾跃亭曾经奋斗过的乐视再一次牵动了众人的神经。

2017年,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此消息一出,无疑会让不少人感到难以接受。抛开对乐视以及贾跃亭的了解不说,单是这两个名字便已人人所知。难道贾跃亭真的抛弃了自己曾经创办的辉煌无比的乐视网么?其实,真正了解到乐视网内部的环境便可以知道,贾跃亭辞去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并非空穴来风!

早在之前。贾跃亭就已经被爆出因乐视手机业务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引发的财产导致自身所持有股份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被冻结的股份高达乐视公司总股份的40%,冻结时间为三年。虽然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本次控股股东贾跃亭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与公司本身无关,对公司控制权影响暂无法判断,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与管理,也不会导致公司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但毕竟贾跃亭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乐视网总要背这个大锅。

同时我们可以看见显而易见的一点:乐视公司过于高调!以乐视之前宣布计划进军美国为例,号称“在硅谷的存在为我们的远大计划画上了一个感叹号”。在圣何塞成立了新总部,誓要跟苹果、特斯拉和Netflix一较高下。同时,贾跃亭在接受CNBC的电视采访时表示,苹果已经“过时”,iPhone已经“落后”,并炮轰苹果入门机型iPhone SE的技术“非常低级”。然而在说出这种豪言壮语之后,乐视并没有一流产品作为支撑,只能被称之为庞氏骗局。

其次乐视公司的资金链已严重崩盘。乐视的营业模式一直以生态著称。什么叫做乐视生态?“乐视生态”是“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垂直整合。简单来说,就是把乐视的所有产业整合成为一个生态圈,让各个项目可以相互贯通,赖以生存。

乐视生态模式的形成,从视频网站起家,到乐视体育、乐视电视、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生态产业以时间来看,分别可以看做1.成功登陆中国A股创业板,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的视频网站。2.创办乐视影业。3.推出乐视超级电视。4.创办视频网站乐视网。5.推出“乐视云”云计算服务;同年成立乐视体育公司。6.推出乐视超级手机7.乐视汽车LeSee概念车亮相。

贾跃亭希望这7个子生态产业能在碰撞协作中彼此吸引,传递用户,共享消费者。让消费者从平台、内容,到终端、应用都选择乐视的产品,零切换,无缝对接。

但是他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企业生态搭建需要一片共同的土壤,这个土壤就是用户,视频网站、电视机、手机、汽车,这些产品迥异,用户重叠率太低。生态化不是多元化,生态化板块之间要相互依存,并且至少有一块业务有强大的根基,可以为其它板块提供持续、循环、充足的造血功能。由于用户的需求不同,乐视的这些子产业便很难在一片土地上共存,也不能形成企业的良性发展。

而乐视的七大生态分割开来看。三大板块分为:上市公司(超级电视、花儿影视)、非上市公司(乐视金融、超级手机、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以及汽车生态(乐视汽车)。上市公司没有耗费太多的资金,但是非上市公司部分却有好几个无底洞等着被填。尤其是乐视汽车,贾跃亭对于乐视汽车的投资比例一直模棱两可,但不可否认的是,汽车的制造一定是耗资巨大的固定资产投资。可以说,乐视控股旗下每个项目都做不到自我覆盖,在没有目标以及明确方案的情况下,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很明显,现在的乐视公司已经是强弩之末,面临退市危机!

面对巨大困难,乐视公司表示:仍不会放弃公司发展机会!

在之前,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也对外称:现在公司管理层现在正在竭尽全力恢复新乐视所有版块的业务。我们肯定不会放弃公司发展的机会,会一如既往地恢复公司的所有的业务,也会为公司寻找更多未来的发展机会。

恢复新乐视的业务可能还要资本和消费者说了算,但两个方面都不容乐观。当初贾跃亭远走美国给资本市场留下的打击至今仍威胁到乐视集团。资本对于进入乐视集团保持严谨态度。继2017年年报巨亏之后,2018年乐视网巨亏的状况依旧不见好转,各版块的业绩相比于公司巅峰时期都有了断崖式下滑。去年整年的营收总额约16亿元左右,而净亏损的金额则高达20亿元。糟糕的营业能力也不足以吸引资本的青睐。

与资本市场相比,乐视经历了各种动荡之后。已经丧失了市场竞争力,消费者也很难对其燃气信心。

当初乐视所赖以生存的电视行业,如今小米已经将乐视的地位蚕食殆尽,而对于风云变幻的智能机市场,乐视手机也早已被先进的技术甩在潮流之后。再加上乐视公司如今捉襟见肘的情况,已经让他们无暇顾及用户体验。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技术研发,使得公司的市场竞争力更加难以恢复。再想做出好产品让消费者买账已经是难上加难!

4月9日,乐视网(在北京举行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出席此次股东大会的乐视网高管包括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乐视网CEO张巍、非独立董事陈浩与董秘白冰及数位股东代表。

董事聚首,尤其在乐视的生死存亡之际,其用意不言则明,是力挽狂澜还是亡羊补牢都是未知数,不过乐视网整的是否退市,最新的消息便是:

关于乐视网退市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时间表,退市是必然发生或者不必然发生,也不存在进展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