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号,德云社2018年年收入报表呈现,郭德纲以年入3600万元人民币稳居第一,紧随其后的就是他的爱徒岳云鹏,年收入2700万。

这对师徒愣是将相声这门艺术变成了值钱的玩意儿,德云社再也不是“酒旗戏鼓天桥市,多少游人不忆家”的杂耍把戏之地。

可以说,相声成就了郭德纲,郭德纲最适合讲相声,只不过,这门讲究“说学逗唱”四门功课的传统艺术,郭德纲做成了生意,当上了“商人”。

01

北京市宣武区北纬路甲1号,北京德云社剧场,逢上周二至周日,花上个150到2500元,就能在剧场里听上一场相声,碰上运气好,郭德纲来上一段‘太平歌词’,小岳岳唱上一段‘五环之歌’,300人的剧场满满当当,笑语欢声,足以证明这相声的魅力。

这比听上一场演唱会来的更实在,毕竟愉悦了身心,钱花的值。当然,听一场相声花个成百上千,也只有在德云社开了先例。你要问,这讲究德艺双馨的行当,为什么要沾上钱味,而且还是“一切向钱看”,毕竟你坐的越靠前,听的越真切,笑的最爽朗。

郭德纲和一众徒弟早就出了名,混口饭吃,这种说法也只停留在相声的剧本中,解释德云社的票为什么这么贵的原因大抵是这样的——商演,但凡和商业沾边,离了钱,还怎么和商业挂钩。

只不过,郭德纲和德云社“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同样是走相声商演的曹云金,VIP门票也不过180元。对比下来,郭德纲和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出场费还真不低。

德云社的剧场在全国有九个,分别是德云剧场、黑龙江德云社剧场、三里屯剧场、广德楼戏园剧场、湖广会馆、南京德云社、三庆园剧场、吉林德云社、新街口德云社。可以说,流量集中、需求旺盛的地方都是德云社潜在的开关场所,未来,全国一定不止目前的九个分馆。

商业化的演出,郭德纲的腰包,3600万不就有了?

02

小岳岳在某综艺节目中问沈腾工资是多少,沈腾说不到十万,后来沈腾回答说四千三,小岳岳回答自己的月薪三千五。一短舞台玩笑话,却也足以证明成名之人的吸金能力有多强。

小岳岳尚且如此,郭德纲难道不也是如此?或者说德云社的成功,就是郭德纲就“造星”之路的发展外延,因为明星需要舞台,需要聚光灯。

小岳岳就是“造星”最早成功的一位。所谓时机成就了小岳岳,2010年,德云社主力干将李菁、何云伟、曹云金、刘云天等人陆续出走,德云社亟需人才。对“背叛”心有余悸的郭德纲,看上了听话、老实、“被开除”开怕了的岳云鹏,从此力捧。

郭德纲从不讳言“岳云鹏是运作出来的”,可以看得出,郭德纲的经营运作是一般人不能企及的。因为小岳岳火了,德云社也更火了,郭德纲火上加火了。

这之后的小岳岳的搭档孙悦、烧饼和曹鹤阳、郭麒麟、张云雷等等,哪一个在当今的相声界不是万人空巷的引流效应,哪一个身上不背着明星与艺人的光环,至于郭德纲本人,做节目、演电影、当评委等等,既是全名娱乐时代他本人精准的市场判断,(有娱乐高需求,才会有生产娱乐的需要。)也是提升个人品牌形象价值的不二选择。

如今的小岳岳不单单是个相声演员,他的人设也不止于呆萌;如今的郭德纲不仅仅是相声大家,他的身份也多了“商人”的角色。这种“戏子”到“商人”的转变,文娱向商业的转变,动力就是商业价值。

产业化的“造星”能力,郭德纲的商业价值何止于这3600万?

03

谁是德云一哥?这出相声中小岳岳觉得他最可以,郭麒麟说他是接班人,于谦则想着自己的儿子于思洋来顶替。其实,争来争去,郭德纲才是一哥,德云社才是相声行业里的“一哥”。

在之前郭德纲的采访中,被问及有没有培养自己的接班人一事的计划时,他这样答到:“我为什么要培养出别人?在现在的相声行业里,德云社已经基本上占到80%了。比如,一线城市有演出,我和于谦去,二线城市有演出,那岳云鹏,孙越你俩去,三线城市有演出,张鹤伦,郎鹤焱你俩去,我再培养出别人,那不是抢我饭碗么”?

从中不难听出,郭德纲有着自己明确的发展计划,专场专业、专人专事。

德云社作为一个品牌,同样是一个企业,相声就是产品,郭德纲虽不是商界精英大佬,但是产品的好坏对于品牌发展的影响,自然是心中有数。因为观众的笑声直接说明一切,所以,在国内不同的表演场所安排不同的演员上场,根据观众群体和喜好选择表演内容,这不就是“看菜碟下米”吗?

更何况这场以相声为产品的生产行为已经辐射到美洲、澳洲等地(德云社相声专场已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成功举办),这既凸显了追求经济效益的企业生存法则,也彰显了民族传统文化的价值,郭德纲里外结合,提升这德云社相声的品牌价值。

品牌化的建设,郭德纲代表的不仅仅是相声这份行当,更多的是老树开新花的新思路新玩法,郭德纲干着起家于贩夫走卒之所需的行当,却发迹成为具有行业典型代表的相声品牌,无疑证明了“行行出状元”的经营之道,堪称成功。

04

不管是因为郭德纲个人成名,还是“相声男团”的形象输出,都离不开郭德纲营造出的一份属于相声产业化的生态圈子,造星+品牌,持续的输出娱乐,郭德纲和德云社未来的发展,必定能在全民娱乐的时代留下极具行业特色的品牌故事。